生酮饮食和进食障碍的关系,这些人值得一试啊

- - 阅 527

一开始做低碳的时候,我一直在强调,进食障碍患者不建议尝试任何减肥方式

因为我知道,进食障碍是心理问题,如果你剥夺了患者的某种权利,有可能造成情况恶化。

因为生酮饮食是一种严格的低碳饮食,很多含糖的美食都吃不了,这种剥夺感,会引发暴食的行为。

我们不能说生酮饮食导致了暴食、进食障碍,但是,对于某些人来说,生酮饮食确实不太友好。

但是,有很多朋友给我反馈说,生酮后,自己的暴食问题缓解了很多,生酮饮食个禁食障碍,它们到底是什么关系?

最近,我看到一个临床心理学家和脑科学家的文章,她说出了不一样的看法

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故事是,美国认知科学家 & 脑科学家 Dr. Susan Thompson与神经性暴食症 (Bulimia Nervosa)和食物上瘾症 (Food addiction) 作斗争的故事,以及从神经科学的角度出发。

为什么生酮饮食,有助于我们建立一个健康的与食物的关系?

我是一个对食物上瘾的脑科学博士

我有一个非常容易上瘾的大脑,这些年,我几乎对这个世界上所有容易让人上瘾的东西上瘾过– 可卡因、冰毒、酒精、香烟、性。

其他东西的瘾我都可以戒除,但是食物上瘾,似乎比它们都要困难。

我从小对棉花糖的疯狂喜爱,趁父母不注意的时候,我会偷吃掉一整袋的棉花糖,直到我觉得恶心。

这是我对暴饮暴食最早的记忆,然后我的暴饮暴食和强迫性进食 (compulsive eating)随着年龄的增长愈演愈烈。

在大学时,每当我想要完成一项作业时,我都会买来一大堆的垃圾食品,当作给自己的安慰和鼓励

我一尺就停不下来,大四的时候,我在几千名学生中,以第一名的身份被选为优秀毕业生上台发言,我的父母和朋友们都对我感到无比的骄傲。

但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,因为我很胖,我在几千人面前拖着我那肥胖的身体上台发言,我感到羞耻。

大学毕业后,我到罗切斯特大学攻读认知科学和脑科学的博士,繁重的学业和纽约州漫长的寒冬让我的暴饮暴食更加严重了,有那么一次,疯狂的暴饮暴食让我的膝盖出现了炎症, 甚至无法站立。

随后,我被确诊为神经性暴食症,我的心理医生认为抗抑郁的药物可以帮助缓解我的情绪性进食,但是,我发现这些药物并没有什么用。

一年以后,我遇到了我的丈夫David,我们一起减肥,他很成功,我却失败了,因为我对食物严重上瘾,在放纵日无法控制自己。

为什么David在“放纵日”很容易地得到满足,而我却对食物如此上瘾?

作为一名脑科学家,我开始研究暴饮暴食和食物上瘾这个难题,为什么我无法摆脱对食物–尤其是碳水化合物–的强烈渴望?

是因为我的自控力薄弱吗?很多人误以为减肥的关键在于“自控力,” 而我发现事实远没有这么简单。

千万别高估了自控力?

著名的“自控力”的心理学家Roy 说鬼片,“自控力”是非常稀缺的资源

在15分钟,我们有能力内自我管控,但是,当面对一个诱惑超过15分钟的时候,我们的“自控力”储备就会耗光。

康奈尔大学研究进食心理学的Brain Wansink教授的统计,一个人每天平均要做221个与进食有关的决定,这221个决定中,有任何一两个决定是不明智,都会严重影响你控制食物。

所以,单纯依靠“自控力”是不靠谱的,想要摆脱暴饮暴食的困扰,我们必须找到一个不依赖这个极其稀缺的资源(自控力)的办法。

→下丘脑和瘦素,控制你的进食行为

下丘脑 (Hypothalamus)是我们脑内一个杏仁大小的部位,它通过荷尔蒙控制着我们最本能的活动,包括身体温度、饥渴、进食、性欲、和睡眠

脂肪细胞会分泌一种叫做瘦素的东西(leptin),当下丘脑感应到足够的瘦素后,会发出信号抑制食欲,停止禁食。

然而,在肥胖的人群中,下丘脑对于瘦素的感应变得不再灵敏,身体无法接收到吃饱了的信号,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瘦素抵抗。

瘦素抵抗最可怕的地方在于,它发生在我们的下丘脑和脑干(brain stem), 也就是大脑中最原始、最不受理性思考控制的部位。

这就是为什么,所谓的“自控力”,在强烈的进食欲望面前,通常不堪一击。

胰岛素导致瘦素抵抗,降低胰岛素才是

瘦素抵抗的原因,就是我们常说的胰岛素(insulin),那么又是什么食物导致了胰岛素的大量分泌呢?是精制的面和糖。

所以,如果我们想要彻底解决食物上瘾和暴饮暴食的问题,我们就应该从减少精制的面和糖开始。

现在营养界,需要从一个全新的角度来认识这2个东西 – 精制的面和糖,其实他们不是食物,可以说是唯一合法的毒品。

他们可能像可卡因海洛因一样让人上瘾,换句话说,可卡因、海洛因、糖、面粉这四种白色粉末,不仅从外观还是机理上都有着令人感到恐怖的相似之处。

可卡因从可卡叶中提取而来,可卡因本身没有成瘾性,然而当可卡叶被分离提取精加工为可卡因的时候,就有了世界上最危险的毒品之一。

同样的,甘蔗和小麦这些自然植物本身是没有成瘾性的,然而当我们从这些植物中提取精制物后,我们就有了同样具有危险成瘾性的毒品– 精制糖和面粉。

当我们摄入可卡因或者精制糖的时候,多巴胺会大量分泌,长期这样,我们的大脑的多巴胺受体会变得不敏感,大脑的机制也由此改变。

(高碳水食物对大脑的影响)

大脑习惯了这样的刺激,一旦缺少了多巴胺刺激,我们就会感到极其难受,于是我们只能不断地提高用量,来保持这种多巴胺的刺激,陷入恶性循环。

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上瘾机制。

如果我们一直大量的摄入精制碳水,当突然大量减少时,大脑会产生对碳水产生疯狂的渴望,这种难以控制的欲望,可能会演变成暴饮暴食。

这就是一开始低碳后,暴食碳水的原理,也是风险所在。

人们常说吃糖会令人感到幸福,但是,对于食物上瘾和进食障碍的人来说,摄入糖并不会感到快乐,而仅仅是让自己不那么难受罢了。

让我们记住这一点,传统的营养学观念是错误的,脂肪是不会令人上瘾的,真正令人上瘾的是看似无辜的精制碳水化合物(米面糖)

搞明白了精制碳水化合物是如何使我一次次的暴饮暴食的,我意识到,想要恢复身心健康,就必须要彻底戒掉面和糖,我把这叫做“红线饮食 (Bright Line Eating)”- 面和糖是不能跨越的红线。

一些人会问,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太极端了?适量的吃不就行了?我的回答是,我们大脑中的多巴胺运行机制,让我们对精制碳水极其容易上瘾。

尤其当你有一个像我一样容易上瘾的大脑时,我们的大脑会让我们越来越难 “适量”地摄入精制碳水。

相反,我们越摄入面和糖,我们就越来越难以被满足,越来越想摄入更多的面和糖。

所以,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戒掉这些让人上瘾的物质,让我们大脑的多巴胺运行机制慢慢的恢复正常。

起初你可能会觉得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但是相信我,一段时间后你就会习惯没有面和糖的生活,并且像我一样感到前所未有的健康、快乐、和自由。

(Thompson博士前后对比照)

严格的执行“红线饮食”帮助Dr. Thompson摆脱了食物上瘾和神经性暴食症的困扰,并成功减重,重获了健康的身材和自信,她将自己的研究和亲身经历写成畅销书 《Bright Line Eating》,帮助成千上万的人获得了健康、快乐、自由的生活。

书中还有很多有意思的“饮食心理学/神经科学”的研究以及给刚开始实行Bright Line Eating的朋友们的建议,有兴趣的小伙伴们可以去看一看。

国外进食障碍患者专家,推荐生酮

传统的心理咨询 (Psychotherapy)一般认为,进食障碍和食物上瘾症(食物上瘾,都是源于患者内心深处的情绪因素,比如童年创伤,不健康的人际关系,低自尊,完美主义等等。

因此,想要解决进食障碍的问题,首先要解决这些的深层次原因。

然而,这种方法并不适用于每一个人,也开始面临很大的争议,美国近几年有一本极为畅销的自助书叫做 《暴食症与大脑》 (Brain over Binge),被许许多多进食障碍的患者当作福音。

作者Kathryn Hansen,深受神经性暴食症折磨整整6年,她一次次的暴食到深夜,再为了弥补暴食,而花一整天在健身房中连续运动8个小时。

在这六年中,Kathryn看了很多心理医生,每位心理医生都试图通过解决她的情绪问题,来解决进食障碍,但一直没有效果。

现在回想那段经历,Kathryn认为:

“暴饮暴食”并不一定是情绪的问题,也有可能只是因为:

我们顺应了“暴饮暴食的冲动”,而这种冲动,来源于下丘脑中多巴胺的过量分泌。(这和饮食中的碳水化合物关系很大)

治疗进食障碍的专家Dr. Renae Norton也指出,传统的给进食障碍患者的饮食建议是:“什么都要吃,但是,什么都不要多吃everything in moderation),即使一些明知不健康,对身心有伤害的食物。

Dr. Renae Norton认为这样建议,没有什么道理。

(进食障碍专家Dr. Renae Norton)

这就好像是,为了让癌症患者减轻对身体中有毒物质的恐惧,就去建议他们摄入有毒的物质。

在Dr. Norton的临床经验中,治疗进食障碍最重要的一点,在于让患者重新建立对食物的信任。

她使用生酮饮食,可以更好地帮助进食障碍的患者克服对于脂肪的恐惧,而对脂肪的恐惧是进食障碍,尤其是厌食症的重要标志之一。

精制碳水化合物 – 蛋糕、冰淇淋、面包 – 是暴饮暴食中最常见的食物,生酮饮食可以让进食障碍的患者认识到,精制碳水化合物会促进暴饮暴食。

很多时候,当患者把饮食中的精制碳水去掉了,强烈的暴食的欲望也就随之消失了。

Dr. Norton 现在会把生酮饮食推荐给她进食障碍的患者。

关键的瘦龙说

这个话题,一直想好好再写一篇,今天这篇,从几个国外专家的角度再次解析了进食障碍和生酮饮食的关系。

希望对一些进食障碍患者有一些提示。

当然,我还是比较保守的警告说有进食障碍患者,如果你的进食障碍问题很严重,在你没有确定自己的原因之前,你不要独自一人尝试生酮饮食。

如果生酮以后,你的暴食问题更加严重,请给身体一点时间,一点耐心,慢慢来。

食物的剥夺感,可能加重一部分人的进食障碍。

但是,如果你的暴食源头,只是对食物上瘾,对糖上瘾,而不是深层次的心里,情绪原因,也许,低碳生酮是一个不错的方向。

总之,你可以尝试,但是,也要适可而止。

4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chinalowcarb.com/keto-and-ed/

关注微信公众号:『瘦龙健康』,及时获取最新低碳生酮相关的文章,公众号回复减肥,糖尿病,获取相关科普文章推荐。

瘦龙微信公众号

相关文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