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rnstein:12岁得糖尿病,减少碳水摄入后,85岁还在战斗…

- - 阅 1,951

相信大多数人都听过这句话:↓

那些打不败你的,终将使你更加强大。

这句话曾经鼓励过无数人熬过最苦的日子,促使他们像涅槃重生一般,创造出一个又一个奇迹。

就好像我今天要跟大家聊的主人公一样,他曾历经生死劫难,却用极高的智慧和乐观态度,直面厄运,成就了一段传奇。

他就是——Richard K.Bernstein(理查德·K·伯恩斯坦,后文简称Bernstein)。

Bernstein本人,图片来自army

Bernstein在12岁的年纪里,就被诊断出患有糖尿病31岁的时候,由于各种并发症导致病情恶化,医生判定他仅剩不到5年生命

但他没有自暴自弃,而是花尽心思寻找方法,最终找到良方,不仅仅挽救了自己,还改变了自己的命运,甚至开始一系列绝地反击。

在与命运抗争的岁月里,他越活越健康越过越快乐,如今85岁的他,依旧活得风生水起,还成了享誉国际的医生(以前是个工程师),并且帮助着无数和自己命运相似的人度过重重难关。

而这一切,都开始于上世纪60年代……

痛苦:12岁患上糖尿病

1934年,Bernstein出生于纽约市,小时候的他调皮又可爱,而且非常聪明,像是所有家庭一样,父母对他抱着无限期望。

然而,1964年的一段时间里,Bernstein开始觉得自己有点不大对劲。

比如,他突然间变得非常口渴,总想喝很多很多的水,而且常常感觉非常饿,尽管吃了很多,体重却在不断下降,同时他倍感虚弱和疲劳,情绪也不大稳定……

图片来自annarborfamily

父母于是带他去看医生,没想到却查出了1型糖尿病,那年,他才12岁。

确诊后,Bernstein全家人顿时陷入了无限恐惧和悲伤中,父母担心失去他,因为1型糖尿病如果管理不到位,很有可能因为剧烈的血糖波动,导致出现生命危险。

即便是护理得当,寿命也有可能比预期寿命短,比如英国糖尿病协会在2010年的一份数据报告中就写到:

患有1型糖尿病的人传统上寿命较短,预期寿命比普通人减少了20多年。

往后的每个日日夜夜里,Bernstein的父母都生活在担惊受怕中,怕他突然失去意识,怕他出现嗜睡症状,怕他呕吐等等。

但他们更害怕的是,随着1型糖尿病的发展,可能带给Bernstein更深远的并发症,比如肾衰竭、视网膜病变、心血管疾病……

怎么办?难道坐以待毙?不可能,于是父母和Bernstein一起,为了抗击1型糖尿病,做了十足的努力。

努力:抗击1型糖尿病

在当时,医学界正在探究食物和心血管疾病之间的关系。

人们普遍认为,心血管疾病是因为吃了大量的脂肪,尤其是饱和脂肪,还有高胆固醇食物,最终造成的。(真相是制糖业,和甜食制造商贿赂研究人员、机构和组织,将责任归咎于脂肪和胆固醇)

由于许多糖尿病患者,甚至是儿童,胆固醇水平都比较高,所以医生们开始认为,糖尿病患者的血管类并发症(心脏病、失明等),都是由于他们所吃的脂肪引发的。

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为了减少可能带来的并发症风险,Bernstein接受了医生建议的低脂肪高碳水化合物(占比每日饮食的45%热量)饮食

同时,他每天都要注射胰岛素,对于一个孩子来说,这样的注射过程,是缓慢而且痛苦的,也让他至今记忆犹新。

以前用的胰岛素注射针管,每次都要蒸煮消毒,

图片来自thediabetescouncil

这一坚持,就是将近20年的时间,他一直谨遵医嘱,做的非常好,然而,收获的结果却并不如预期……

心痛:仅剩5年生命

先说注射胰岛素,由于吃进去的高碳水食物会增加血糖,所以Bernstein不得不补充非常大剂量的胰岛素,但是频繁的注射过程,已经摧毁了他大腿皮肤下的所有脂肪组织

而且,尽管摄入的脂肪不多,他的血液胆固醇却变得非常高,不止如此,Bernstein不断感觉到身体健康状态在变差。

比如他腿部下半部分的感觉变得不再灵敏,这表明他患上了外周血管疾病(糖尿病的并发症之一,可能导致截肢)。

图片来自kansasfootclinic

比如他的眼睑出现灰色沉积物,视力开始恶化,并且患上了夜盲症(指在光线昏暗环境下或夜晚视物不清或完全看不见东西、行动困难的症状)和早期白内障。

再比如,他的尿蛋白开始持续走高,后来发现自己患上了慢性肾病,并且病情在加剧。

在当时,20世纪60年代中后期,患有1型糖尿病,且出现尿蛋白飚高的人,通常预期寿命仅有5年,甚至更少

这一切让Bernstein噩梦连连,当时他正值大好年华(31岁),有善良美丽的妻子,有自己热爱的工程师事业,还有3个孩子,最大的才6岁。

所以,他无比希望自己可以活下去,至少看到孩子们都长大立业。

父亲看到Bernstein昏昏沉沉的状态,于是建议他不妨开始刻意健身锻炼,看看能不能有所改善,于是,Bernstein开始了2年的“撸铁之旅”……

失望:运动对他“无效”

Bernstein办了健身卡,开始每天去健身房“撸铁”,期望通过运动,让身体自我恢复,甚至变得更加强壮。

图片来自o2fitnessclubs

但是,尽管他控制了运动量,还是常常会在锻炼后,因为能量消耗而出现诸如心慌、气短、头晕等低血糖症状。

频繁的低血糖事件,让Bernstein感觉并不是很好,他变得暴躁而且易怒

更让人失望的是,无论多么努力,他仍旧保持着115磅(1磅约等于0.9斤,即103.5斤)的体重没有变。

是的,运动并没有让他变得更好,这让Bernstein倍感压力,好像就必须要接受命运的既定安排一样。

但是,谁也没有想到的是,就在1969年10月,转机出现了……

转机:一则广告引起他的注意

一天,Bernstein正在整理医学设备期刊,无意间在一本名为《实验室世界》(Lab World)中,看到了一则广告。

广告中介绍了一款新型的血糖仪(类似现代版的血糖仪),可以仅用1滴血在1分钟内测出血糖。

这让Bernstein很是兴奋,要知道,在以往的日子里,他都不得不用传统的方式,通过尿液来检测血糖(通常不具有及时性,并且不准确)。

Bernstein就想买一台这样的血糖仪,来跟踪血糖,好让他有足够依据去了解自己的状况。

图片来自chriskresser

但是,当时这样的设备只卖给医院和医生。

幸运的是,Bernstein的妻子是一位精神病学家,他用妻子的名义,订购了一台,尽管非常贵(650美元,相当于现在的近5000美金那么多),他也觉得非常值。

买回来后,Bernstein如获至宝,开始每天测量5-7次自己的血糖,这也让他第一次,更加直观、更加准确也更加具体化的,看到自己的身体在如何工作,这是一个美丽的开始。

于是,在接下来的4年里,奇迹开始悄悄发生……

兴奋:发现逆转糖尿病的真相

检测血糖,让Bernstein第一次了解到,自己的情绪为什么波动巨大

原来,他每天最低的血糖为40mg /dl(2.22mmol / l),最高可能达到400mg / dl(22.2 mmol / l),而正常的血糖水平约为85mg / dl(4.72 mmol / l)。

血糖的不断大起大落,最终就会给情绪的起伏,带来莫大的影响。

血糖走高,图片来自scopeblog

为了不让自己的血糖出现如此大的变化,他开始每天进行一些实验性调整,比如减少一些高碳水化合物食物(米面糖)的摄入,这可以相应减少胰岛素的注射量。

于是,非常高或非常低的血糖水平开始变得不那么频繁了,这让他的情绪状态稳定了很多,也激发了他继续探究下去的勇气。

在监测血糖到第三年的时候,Bernstein通过当地的医学图书馆,订阅了很多关于糖尿病原始文献的副本,并且兴奋的发现,很多动物实验显示,如果血糖正常化,可以预防甚至逆转糖尿病并发症。

这让他很是欣喜,然而当他拿着自己的发现,展示给医生看时,医生却反驳道“动物不是人类”“人类血糖不可能正常化”。

因为有了希望,Bernstein并没有气馁,这一次,他决定把自己当成小动物来做试验…

成功:逆转自身并发症

Bernstein于是每隔几天,就对自己的饮食,还有胰岛素注射量,做一次实验性改变,并且严格记录血糖变化。

最终,Bernstein发现:减少高碳水化合物食物的摄入,才是让血糖回归平稳的关键。

Bernstein于是开创了6-6-12规则,即每天吃的(净)碳水化合物不超过24克 ,早餐6克,午餐6克,晚餐12克。

图片来自stanford

他在自己的饮食里,严格避免了各种添加糖,并且少吃甚至不吃各种小麦大麦大米制品,连淀粉类蔬菜(比如土豆)大部分水果、果汁也一并不摄入,奶制品里他只吃黄油、奶酪、(无糖)酸奶,其他一概不吃。

就连坚果,Bernstein也是计算着碳水化合物的量来吃的。

就这样坚持了1年,Bernstein的血糖开始逐渐趋于正常,对胰岛素的需求量下降到1年前的1/3左右,多年以来的慢性疲劳症状消失,周围的人也惊奇的发现他的肤色开始正常

血检后他看到自己的甘油三酯水平,也恢复了正常,更让Bernstein开心的是,尿蛋白问题不再,肾功能开始趋向正常

就连医生说不可能逆转的黄斑囊样水肿,也好转了。

那时正处于1973年,在几乎所有医生都说血糖无法正常化的年代里,Bernstein却通过自己的方式实现了,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。

于是,他想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,也想让数以百万计的患者,像他一样监测到自己的血糖,并且“逆转”糖尿病。

但是,理想是丰满的,现实却无比难堪……

难堪:试图推广却处处碰壁

Bernstein找来一位医学作家帮助自己,把自己的经历和数据记录,写成一篇长达20页的科学文章。

并且把它寄送给很多享誉国际的期刊,比如《美国医学会杂志》(JAMA) 、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(NEJM) 等等,却都被拒绝,典型的拒绝信大都有如下回复:

你的研究并没有做出精细控制。

有多少患者会使用电子设备监测血糖?(1980年开始,普通患者已经可以买到血糖仪,这其中有Bernstein的一份推动)

Bernstein于是换了种方法,加入了非专业糖尿病组织,希望可以认识一些医生和研究人员,并且推广自己的方法。

但是,他还是受到了无情的打压,这其中最多的来自美国糖尿病协会(ADA)。

图片来自diabetes

要知道,他们的很多收入,可是来自自己杂志上的药品广告,如果病人开始按照Bernstein的方法,自己就能监测血糖,并且低碳水饮食“逆转”糖尿病,那就意味着他们的利益将蒙受损伤,这是他们绝对接受不了的。

再者,Bernstein饱受“专业”机构诟病的还有一点:他是非“专业”的。

是的,Bernstein是工程师,他并不是医生,所以,在1977年,他决定,成为专业医生,那一年,他已经43岁了。

转变:成为医生帮助无数人

年近半百,Bernstein鼓足勇气,辞去了工程师的工作,上了大学医学预科课程,在医学院入学考试中取得了高分,并于1979年,顺利加入了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。

6年后,他在纽约市郊开设了自己的诊所,并决心以和普通医生不同的方式,去为患者治疗。

他常常花费3天时间为一个患者做评估和培训,还通过各种媒体平台,免费回答来自世界各地患者的问题。

同时,Bernstein已经写了9本与糖尿病有关的书,其中最著名的是《伯恩斯坦博士的糖尿病解决方案:实现正常血糖》(Dr. Bernstein’s Diabetes Solution: The Complete Guide to AchievingNormal Blood Sugars)。

他用自己的方式(低碳饮食),帮助无数人“逆转”了糖尿病,提高了生活质量。

关键的瘦龙说

Bernstein是幸运的,原本30多岁就可能失去生命的他,活出了让医生都惊叹的状态,还有年纪。

无论是他的经历还是精神,都鼓舞着无数糖尿病人学会勇敢和乐观。

更重要的是,他的方法,即通过低碳水化合物饮食,来实现血糖的正常化,逆转并发症,甚至糖尿病本身。

而且,用这样的方式改善糖尿病的人,并不只有Bernstein:

比如英国工党副主席TomWatson,他在2017年夏天被诊断为2型糖尿病,却只花了1年时间就用低碳饮食成功逆转了。(详情请点击蓝字

再比如这位大叔,以前他认为2型糖尿病是不可逆的慢性病(他的哥哥和岳父都因为此病离开人世),但是在坚持低碳饮食,还有间歇性断食后2个半月,竟然成功逆转了糖尿病。(详情请点击蓝字

最后,想说的是,本文只做信息分享,糖尿病人在做低碳饮食尝试的时候,一定要注意节奏,慢慢去了解自己的身体,血糖变化情况,不要太着急,慢慢来,自己最熟悉自己的身体。

最好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进行,尤其是1型糖尿病人。

10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chinalowcarb.com/bernstein/

关注微信公众号:『瘦龙健康』,及时获取最新低碳生酮相关的文章,公众号回复减肥,糖尿病,获取相关科普文章推荐。

瘦龙微信公众号

相关文章!